他一生喜欢追根究源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19日  点击次数:

编者按:九三学社扬州市委的旗帜性人物之一祁龙威教授仙逝已是一年有余,然而我社社员仍然在自发追忆祁龙威教授的谆谆教诲和感人事迹,现特刊出江苏油田支社徐光灿的文章《他一生喜欢追根究源》,以飨社员,并缅怀祁老……

 
他一生喜欢追根究源
――深切缅怀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著名史学家祁龙威先生
 
    2013年11月26日《扬州日报》报道:市政协原副主席,扬州师院教授,92岁的史学家祁龙威24日在扬辞世。即默哀,为之泪下。往事历历在目……
    知道祁龙威先生的大名已有50多年。1961年,我考入扬州师院中文系,听说他是研究太平天国历史的专家,我作为该校的学生也感到脸上有光。当时扬州师院有几位教授是全国知名的人物:研究毛泽东诗词的谭佛雏先生,专门评论现当代作家作品的曾华鹏先生,还有三十年代创造社成员、教授古散文的洪为法先生以及祁龙威先生等。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当时的扬州师院读书风气浓厚,培养了不少人才。可惜只有洪为法先生教过我们古散文,其余老师名字与人对不起来。
    1962年5月9日,著名史学家、北大副校长、历史系主任翦伯赞先生到我们师院作学术报告,师院领导陪翦老登上主席台,有的同学告诉我,那瘦高个儿就是祁龙威先生。其实那天祁先生不在扬州……
    在师院,我与翦老通过两封信,一封是高等学校同一系科应统一教材,另一封是对关羽放走曹操的评价,没想到翦老都回了信,更没有想到1968年,翦老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直到1978年才被平反。于是,我就这两封信写了篇千余字的纪念文章,寄给当时任我们习作老师的吴寅官先生斧正,请他给师院学报试试。吴老师把原稿给祁龙威老师看了后,祁老师写了推荐信给学报希望用一下,结果学报未采用,于是寄《光明日报》,《光明日报》即批复:请转给天津《历史教学》一试,天津师院主办的《历史教学》于1979年8月号刊出了。祁老师知道后大为恼火,对学报编辑部主要负责人提出了严厉批评。我听说后,大为感动。
    1983年,在徐州从教18年的我,作为人才被引进到江苏油田,这才与祁老师有了接触。当得知我想参加九三学社并遇到困难时,祁老亲自同九三学社扬州市委有关同志找油田领导了解我的情况并征求意见,又向九三学社江苏省委负责同志多次反映我想参加九三学社的心愿,终于破例吸收我参加了社组织。
    从与祁老的接触中,知道祁老是江苏常熟人,1922年2月生。东吴大学物理系肄业。专研中国近代史,先后在上海法学院、震旦大学、上海法政学院任教。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次年分配常州中学任教。曾一度调至九三学社中央机关供职。自1957年08月任教苏北师范专科学校(扬州师范学院前身)起,历任历史系讲师、教授、系主任,名誉系主任,还兼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名誉理事、《江海学刊》编委、江苏省高教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等职。1951年10月参加九三学社,曾任九三学社扬州市委主委、九三学社江苏省委副主委、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并任扬州市政协副主席、江苏省政协常委,扬州市人大代表。后任九三学社江苏省委顾问、九三学社扬州市委名誉主委。
    祁龙威先生的主要作品汇编成集的有:《太平天国史学异论》(学苑出版社1989年12月出版)、《太平天国经籍志》(广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出版)、《清代扬州学术研究》(与台湾林庆彰教授合作主编,台湾学生书局2001年4月出版)、《洪秀全选集》(中华书局1976年1月出版)、《洪仁玕选集》(中华书局1978年6月出版)……
    祁龙威先生的论文大多发表在《扬州师院学报》、《山西师院学报》、《内蒙古大学学报》、《扬州大学学报》、《新建设》、《历史研究》、《历史教学》、《文史哲》、《文史杂志》、《近代史资料》、《江海学刊》、《学术月刊》、《文物》、《红旗》、《人民日报》、《大公报》、《文汇报》、《光明日报》等等数十家在全国有影响的报刊上。特别是1957年5月23日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从〈报恩牌坊碑序〉问题略论当前研究太平天国史工作中的偏向》以及1982年发表在《红旗》杂志第2期上的《坚持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研究中国近代史――评〈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两文影响较大。
    发表《从〈报恩牌坊碑序〉问题略论当前研究太平天国史工作中的偏向》时,祁龙威先生刚满35岁,他用史实驳斥享有声誉的史学前辈罗尔纲先生。文章指出:“‘论从史出’,是唯物史观的准则,历史研究需要丰富的史料,需要精密的考证,以便作出科学的结论。”作者就历史研究中如何对史料予以校勘、辨伪、考异及其做好史料考证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作了鞭辟入理的分析,做到论述充分,使罗尔纲先生心悦诚服为后继有人而高兴。两人成了忘年交。并热心地为祁龙威先生的专著《太平天国经籍志》作序。
    《坚持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研究中国近代史――评〈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是祁龙威先生评论胡绳同志新著《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的文章。祁龙威先生认为,毛泽东同志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的犀利眼光早就指出:“帝国主义和中国封建主义相结合,把中国变为半殖民地和殖民地的过程,也就是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过程”,胡绳同志正是用这个观点解释从鸦片战争以来的近百年史,只有用毛泽东思想指导研究中国近代史。才能明辨是非。祁龙威先生在大是大非面前毫不含糊地表明自己的观点,不搞人云亦云,这足以显示出作为一个历史学家的稳健和成熟。
    2011年3月17日下午,我看望祁老,顺便向他汇报“重印《辛亥革命江苏地区史料》序”的处理经过。他说,你是做事很认真的学生,来,我送你一份纪念品。说完,不用拐杖,蹒跚着走进寝室,拿出一份深红色扬州漆器纸质礼包,里面是能旋转的圆镜,镜的正面是祁老的属相,狗。狗的上面是:旺旺大吉,祁龙威九十岁生日2011年等字。镜的反面是李白的故人西辞黄鹤楼诗。
    另一样是现代家庭报城市生活周刊,封底是说明:
    2011年2月22日晚间,扬州宾馆红楼厅内一片欢声笑语,在大幅寿字面前,扬州文化研究会,扬州学派研究会会长赵昌智率领部分学会同仁,为原扬州师院祁龙威教授隆重祝贺九十岁寿。祁老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深谙传统学术,精通文字、音韵、训诂,尤长于考证学。2004年以八十三岁高龄,承担国家清史编委会委托编写的《清史·朴学志》项目,2009年如期完稿,并得到各方面好评。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市社科联、市文联、市文化研究所、广陵书社以及扬州师院的同志纷纷举杯向祁老祝贺生日。寿宴过程中,广陵书社向大家分发了《扬州文化研究论丛》第六辑,其中全文刊载了祁老《修纂<清史·朴学志>日记》。当天正值农历正月十二,恰是清代扬州学派领军人物阮元的二百四十七岁生日,祁老率领门人修纂《朴学志》,也是扬州学派艺术事业的延续,寿宴结束后,与会人员还和祁老夫妇合影留念。摄影家是原人民日报华东分社记者林爱民先生。
    还有一样是文物出版社出版的《博物苑》,总第16期,其中一篇赵鹏《费范九致祁龙威函赏读》,是说祁老认真。祁老送此给我,其期望是明显的。
    祁老在扬州工作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对扬州充满了深情,无论是在大陆,在港澳台地区,还是在美国,澳大利亚,他都经常关注扬州,关注祖国。他的爱国爱乡之情也深深感染了年青一代,使九三学社的社员们始终保持蓬勃的生机和活力,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进。
(作者系扬州九三学社江苏油田支社徐光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