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与两孩政策相配套的教育事业发展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1日  点击次数:

 

自2016年1月1日两孩政策的全面放开以来,我国的两孩政策正在稳妥有序的进行。仅以无锡为例,全市符合“全面两孩”政策的目标家庭约有62万户,其中妻子在40岁以下的家庭约27万多户,据预测,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根据生育意愿调查显示,预计在2016年-2020年的5年间,全市常住人口将新增“二孩”2.7万(低位)-6.9万(高位)个。两孩政策全面实施后,由生育“二胎”带来的人口增长将对我国教育事业发展造成一定压力:
1、在幼儿园、小学教师缺口大。受到“全面两孩”政策的影响,幼儿园、小学也迎来了年轻教师的生育高峰期,很多80乃至90后教师在准备生第一胎或第二胎,这还不包括这些老师的哺育期和孕期保胎,由于教师工作压力大,怀孕都变得不容易,很多教师都会保胎,从怀孕到重新上岗可能会延长到1年以上,如果再生二胎,这个周期将会更长。这对学校师资短缺的现状无疑是雪上加霜。无锡滨湖实验幼儿园园长邹红英表示“越是年轻教师集中的学校,这种一胎二胎重叠的情况会越严重,让在岗教师的缺口越来越大。”
2、基础设施配备不足。随着入园、入学的学生数量增加,许多幼儿园和小学可能出现场地面积不足,中、大型体育器械偏少,功能性场地如沙地、水池人均使用次数变少等问题。以无锡滨湖区小剑桥幼儿园为例,2015年招收学生班级为4个(每个班级30人),2016年招收学生班级增加至6个(每个班级30人),本来仅由120个幼儿分享的资源变成180个幼儿共同使用,由此产生的资源分配不足不言而喻,而这仅仅是“二孩”政策对教育影响的初步体现。
3、本地人口学位吃紧,外地孩子入学变难。“第二个孩子上学是不是更难了?”这是许多二孩家长的担心。如果教育资源不足,有限的学位一定会先提供给本市户籍人口,那非户籍人员子女必然会被“挤出”。
4、0-3岁幼儿无人照料困扰诸多家庭。“两孩政策”全面实施一年以来,“不愿生,不敢生”的现象十分普遍。根据全国妇联的调查统计,有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除了生育成本之外,孩子没人带成了家庭最主要的顾虑之一。0-3岁幼儿的照顾被视为家庭问题,或者是女性、祖辈的天然职责,有60%的父母为了保证工作选择由老人照顾。但是仍有40%的家庭只能选择夫妻双方一人停止工作,专职在家带小孩,而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大部分家庭是由女性承担这一责任的,这无疑对她们的就业和职业发展产生了重大的不利影响。
为此,建议:
1根据人口的出生峰值,做好总体教育规划。建立人口预测与教育发展关系的研究,设计人口出生、年龄结构预测与教育资源关系的信息管理系统;建立人口出生预测与教育规模结构预调整制度,避免应急性调整的失误,以逐年微调的形式稳步发展;同时增强对乡镇教育的扶持,提高乡镇教育质量,安排优秀教师轮转,使教育资源更加均衡,吸引部分乡镇生源回流。
2、引导民办教育弥补公办教育资源的不足。利用政策倾斜、政府购买、基金奖励等方式鼓励民办学校投入更多的精力在推进教学质量、教师培养、教学研究等方面的发展 ;建立幼儿园、小学与民办教育有效对接的机制,合力提升教育教学质量,鼓励民办教育机构选派教师进入公办中小学,开展学科教学、专题辅导、社团活动、课程开发、综合管理等工作,弥补中小学优秀师资缺乏和部分学校教师编制不足的问题。
3、积极支持企事业单位利用现有资源自办幼儿园。支持有条件的机关企事业单位自办或合办幼儿园,即可以解决年轻父母照顾子女的后顾之忧,使其专注于个人事业发展,也可视为一种福利,有助于稳定单位职工队伍,甚至为单位吸引更多人才。对社会而言,孩子入园属于社会关注的民生热点问题,有条件的单位自办或合办幼儿园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创造新的就业岗位,也有助于社会和谐。
4、关注0-3岁托幼问题,增强托幼行业建设。政府应正视0-3岁托幼的社会需求,明确政府对公共托幼的责任和义务,明确教育、人社、民政和卫生等行政部门在0-3岁托幼工作中的具体职责; 0-3岁托幼机构对专业性、技术性要求很高,因此应制定0-3岁托幼行业标准来规范托幼行业的发展;标准中应该对托幼机构场地、设备、人员资质、卫生、安全、收费标准等诸多条件作出明确规定,使托幼机构能够切实服务于0-3岁幼儿,实现婴幼儿照顾责任的社会化。(戴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