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同伐异与求同存异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25日  点击次数:

对于不同意见,向来有两种态度:一种是拒绝听取甚至还会打击报复,铲除异己;一种是虚心接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个人是如此,政党亦如此。之所以有朋党之争,之所以会契若金兰,皆因对“同”的不同认识而采取大相径庭的态度。愚者党同伐异江山一统致百姓噤若寒蝉,智者求同存异海纳百川取天下兴盛和谐。

古语云:“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这出自《周易·系辞上》的名句,比喻两人心意相同,行动一致的力量犹如利刃可以截断金属;而在言语上投机,说出话来像兰草那样芬芳、高雅,娓娓动听,没有污秽的语言,双方都心悦诚服,容易接受。然而什么是“同”?从字面看,同,即是同一,是排除任何差别的高度一致。但我们知道,一种声音不成调,一枝独秀不是春。要达到契若金兰的境界,并不是指双方毫无差别,完全一致,而是指双方在思想方法、处事哲学、价值取向上的相互欣赏和内心守望上的彼此支持。而这,正是自先秦以来就一直提倡并贯穿中华民族血脉的一个重要概念——“和”。从史伯的“以他平他谓之和”,到晏子的“以水济水,谁能食之”,再至孔子的“和而不同”,中国人共同生存的基本条件和基本法则由此成形。酸甜苦辣咸五味调和才算佳肴美味,宫商角徵羽五音共鸣方为仙乐动听,在总目标一致的前提下承认、包容并尊重差异,不盲从别人,也不强求别人盲从自己乃为君子本色。

在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上,中国传统文化历来主张平衡和谐、以和为贵。中国古代儒家宣扬“人人为公”的理想社会,孜孜以求“天下大同”的理想境界,提倡人们本着大公无私的精神,以“义”为基础,摒除内心偏见,在异中求同,克服种种矛盾,越过种种困境,最终实现“适彼乐土”的大同理想,从而达到有差别的、多样性的统一。纵观中华民族的灿烂历史和中国建设的伟大历程,和而不同、体谅包容是其重要特性。这种根植于儒家文化的“和同”理念,不但强调不同思想观念和利益之间的协调平衡,也强调人与自然以及人与社会关系的“天人合德”。千百年来,我国各民族在接触、交流、冲突、对话的过程中不断磨合,其道德理念和精神文化逐渐趋同,最终使得人们的心理素质走向一致,民族的认同感由此产生。这种以儒家思想为主,通过融汇吸收各家思想和外来文化而形成体现中华民族主体意识的思想体系,产生了极大的凝聚力、兼容性和经世致用功能,文化上交融到极至就产生民族的深度融合,也即实现了“大同”。这里的“大同”,是内在的和谐统一,而不是表象的相同一致,这种“和而不同”所表现出来的文化宽容与文化共享的情怀,不仅具有伦理价值,对于当前构建“和谐社会”也具有深远的影响。

事实上,中国民主党派在新民主主义诞生初期和社会主义纵深发展时期就已经深深地受到这种“和同”理念的影响,并从中汲取了精神支持。20世纪30、40年代,一批追求革命和进步的知识分子由于国民党政治的专制和腐败,出于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向往社会的民主、人民的幸福而创建了民主党派。建国以后,更是饱含着满腔的爱国热忱积极参与到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来。在中国共产党创建的一党领导、多党合作的政党体制中,各民主党派的忧患意识和民族情感是“同”的基石,是各民主党派重要的文化心理和价值理想,在此基础上寻找共同的理想、共同的利益;同时又允许保留不同意见、不同主张、不同利益,不求同一、不求齐一。求同存异让不同力量之间建立起通力合作的关系,又保证了不同方面的利益和要求,从而也就保证了各方面合理的关系,达到了和谐。所以,求同存异正是体现了和而不同,是和而不同在当今社会的发展和具体运用。 

胡锦涛同志说:“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90年波澜壮阔的历史和实践充分证明,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最鲜明的特质,是我们不断夺取革命、建设、改革事业胜利的有力保证”。由于我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反映在政党制度上,各个政党的政治立场必然一致,从而奠定了奋斗目标以及实现的方向是一致的。胡总书记的这段话,既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友好合作的经验总结,也是新时期赋予统一战线新内涵的具体要求。回顾从辛亥革命以来的历史,各民主党派对中国共产党从观望到认知、认同,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走过了一段艰难曲折的过程。当发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时,为了振兴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各民主党派坚定不移地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突破阶级、阶层、党派、团体、民族、信仰、地域等种种界限,紧紧跟随中国共产党,一路上始终心心相印、肝胆相照。

历史的经验反复证明了中国离不开共产党的领导,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同样离不开共产党的领导。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民族成分复杂、疆土辽阔的国家,面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及经济格局,社会主义事业必须要有坚强有力的领导力量,中国人民要有自己的核心,而这个坚强有力的主导力量及核心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外人士要始终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在思想上增进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共识;必须始终做到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不动摇。这不仅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的政治基础,也是统一战线成员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中发挥作用、成就事业的根本政治保证。

当然,统战文化中讲的“同心”,不是无原则的“同一”,而是在保持个性基础上的“统一”。正如孔子所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在新的时期,更需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同心”思想,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思想一致、人心凝聚而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和谐氛围,为社会重建精神价值,让民众看到生命的意义,继承圣贤们失传学统,为和谐太平而努力。“和”而不同的“同”,是迎合的同,苟且的同,小人阿谀以达私利的同;同心思想的“同”,是理想一致的同,是本质的同,是以和、以可持续发展为内涵的同。

八大民主党派同心同德,却各有特色,正是和而不同的生动体现。民革致力于祖国统一事业;民盟聚集了大量文教以及科技工作中的高中级知识分子;紧密联系经济界人士,是民建区别于其它民主党派的显著特征;民进以教育、文化、出版工作中的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农工党密切联系卫生医药界;致公党广泛开展侨界和海外联系工作;九三学社聚集了大量科学技术界的精英;台盟积极团结联系台湾同胞,服务祖国统一大业。各民主党派特色鲜明、各有千秋,却有着一个共同的奋斗目标,那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全社会各阶层民众,努力践行科学发展观,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独立的伟大国家而奋斗! 

胡锦涛同志的“同心”理论,是在坚持多党合作的政治准则基础上对民主参政理论的深化,是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理论智慧,使之发扬光大,并将之创造性地转化为中国参政党理论建设的重要思想,对于巩固我国政党格局、构建和谐的政党关系有着深远影响。目前我国正处于经济建设的关键时期,社会经济结构剧烈变化,各种矛盾问题突出,利益冲突不断涌现,社会稳定问题非常突出,各个阶层利益诉求倾向明显。要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必须依靠民主党派中的优秀力量,广泛联系不同方面的人民群众,克服困难,实现政治、经济及文化等方面的阶段性目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决定了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既是执政党与合作党的关系,是执政党与参与党的关系,是同缘同祖的兄弟关系和朋友关系,同时也是领导与合作的关系。这一点在《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意见》中已经予以明确:“各民主党派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同中共通力合作、共同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亲密友党,是参政党。”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在这样一个政治格局下,执政党和参政党各自遵守国家宪法的规定和共同的奋斗目标履行自己的职责。“同心”思想的提出,有利于进一步教育和引导统一战线各民主党派成员紧密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广泛凝聚政治共识,筑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础,使参政党与执政党同心同德、同向同行;有利于激励和鼓舞民主党派成员化同心理念为同行行动,有效发挥统一战线优势,增强统一战线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天下大同是孔子的理想,是儒者的情怀,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也应该亲如一家、情同手足,团结一致、同心协力,为实现人民和睦相处、团结互助、安定和谐的社会秩序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