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强我国水库大坝安全运行的建议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7日  点击次数:

 

九三学社江苏省委员会
由于我国水源在时间和空分布上很不均匀,北方干旱、南方洪水的局面非常峻,北方城市供水的缺口越来越大,目前我国有100多座大、中城市重缺水,包括北京、天津、大、西安、春等均需水来保城市供水。全国水在防洪减灾中承担着巨大的任,水防洪保内有3亿多人口、132座大中城市、4.8亿亩农田。因此水不但要保安全运用,发挥最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为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我国现有水库98002座,其中大型756座,中型3938座,小型93308座。是当今拥有水库大坝数量最多的国家,也是病险水库大坝数量最多的国家。建国后,先后发生过河南“75.8”大洪水(1975年8月),导致包括板桥、石漫滩两座水库在内的62座大坝溃决,造成几万人死亡;青海沟后水库(1993年8月)溃坝,近300人丧生;近十余年,相继发生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八一水库(2004年1月22日)、青海英德尔水库(2005年4月28日)、甘肃小海子水库(2007年4月19日)、内蒙古岗岗水库(2007年7月11日)、山西洪洞曲亭水库(2013年2月)等溃坝事件。这些灾害的惨痛教训时刻警示我们防范风险永不懈怠,治水管水永无止境。近30年来,我国水库大坝安全管理的法规、标准体系已经基本形成,大坝安全鉴定制度已初步建立,水库大坝安全受到各级政府和公众的重视和关注,新技术的应用越来越多。其中最明显进步的两个方面是中央政府的除险加固力度不断加大和我国溃坝概率迅速下降。
然而,水库大坝安全在管理和技术层面还存在一些突出的难题,威胁到公共安全和社会经济发展。主要表现在:(1)目前我国水库大坝安全的最大问题之一是部分水库下游居住有众多民众的中小型水库,这些水库防洪标准偏低,由于历史原因工程施工质量一般,工程运行管理水平不高,洪水预报调度手段落后甚至缺乏,因此不论哪座水库溃决,后果都不堪设想,因此除险加固及安全管理形势依然严峻,需要投入巨额费用,地方政府难以承担。(2)管理体制方面,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科学化的安全管理体制亟需完善。要解决水利工程谁来管理,如何管理,管理什么,工程安全谁负责,经费如何筹集落实等一系列极为复杂的问题,尤其要解决如何明晰9.3万余座小型水库的产权,如何建立以各种形式的农村用水合作组织为主的管理体制、灵活多样的经营方式和运行机制,安全和经营如何分离,制度化、法规化在管理中如何体现的问题。(3)防洪保安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中小型水库主要有多种病险同时存在、人员不足、维修经费缺乏且无明确固定来源、技术力量薄弱、管理专业培训不够、安全水平低,难以进行良性循环等问题,存在较大安全隐患。(4)我国水库大坝安全与管理的理念与管理模式仍较为落后。(5)现行水库大坝安全管理的条例法规比较滞后,且尚未制订统一的大坝水库的风险评估与风险标准。
鉴于以上水电站大坝安全管理的现状,现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1)进一步强化水库大坝的风险管理模式。通过更深入,更细致,更综合的安全管理模式,即风险管理模式,将我国水库大坝风险分为可接受风险、可容忍风险、不可接受风险和极高风险四个区域,用目标线、容许线和高风险线进行区分。提高水库大坝安全,强化公共安全。
(2)从政府管理向业主管理转化。尽快建立业主负责制,加快从政府管理到业主管理的转变,完善业主的责任和各级水行政主管部门的职责。业主所做的是在法规规程指导下的管理,而各级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所要做的是制订法规制度和监督、检查管理。
(3)从单一粗放型管理向社会化、技术型、专业型管理发展。从国外发展情况来看,大坝安全管理已发展到专业和社会化阶段。所谓社会化,就是把某一个区域内水库大坝的安全(风险)管理都由一个机构来管理,国外多将大坝以某一区域或流域为单位,建立起专职的大坝预警和应急处理中心,对该区域的大坝风险进行预警、预报和预防处理。由专业有资质的公司来对所辖的水库大坝负责,建立安全档案,负责安全监测及资料分析、提出风险排序以及安全隐患和维护除险建议等等,这可以很大程度解决现有管理模式带来的经费不足、技术薄弱、责权不明等诟病,尤其对小型水库的安全管理十分有益。
(4)中央维修养护资金应考虑对包括中西部地区大中型水库实施全面覆盖。将大中小型水库维修养护资金渠道予以落实,各级财政承担比例在大坝管理条例或相关法律、法规层面上予以明确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