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纳税级距应成为个人所得税改革新选项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26日  点击次数:

    九三学社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特邀信息员龚震,九三学社河海大学基层委员会、高级会计师黄宁说,工资薪金个人所得税(以下简称“个税”)制度的改革已成为我国社会各界争论的焦点之一,在近年来的全国“两会”上持续成为热点话题之一,其中讨论最多的是调高起征点和按家庭申报。而按纳税人赡养人口的多少、无劳动能力子女的数量设定的家庭申报制,说到底还是对部分人群提高起征点的办法。虽然国家多次调整起征点,但民意调查仍是多数人不满,那么,是否还有更加适宜的办法?笔者认为,个税改革应摆脱对调整起征点的“路径依赖”,将调整纳税级距作为“路径选择”。

根据税收原理,调整个税税负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即调整起征点、税率和纳税级距。笔者以某二千多人的事业单位纳税数据为样本,通过必要的数据测试,得出以下结论:

1、调高起征点,缺乏理论依据,国库受损较大,且不能解决“富人少纳税”的问题。

起征点是课税对象全部收入额中免予征税的数额,是考虑到纳税人基本生活水平的一种经济豁免,是对所有纳税人的照顾。目前国内平均生活水平不高,各地最低工资收入(理论上应大于等于最低生活费用)尚无过千,使得起征点的调高缺乏理论依据。

调高起征点对税收总额的影响较大。比如,若将现行的2000元起征点提高到2500元,样本征收总额减少约25%。调高起征点,同样不能解决“富人少纳税”的问题,看似有一大部分低收入阶层因提高纳税门槛不用交税,但“富人”却获得更多的税收豁免。具体而言,如将起征点从目前的2000元提高至3000元,月薪为3千元的纳税人只能减少税负75元/月,而月薪为3万元的纳税人税负减少250元/月,后者减少的纳税额是前者的3倍多。

同时,对普遍反映的各地收入差异问题,可以通过免税项目——“四金”进行调整,比如,大城市的“住房公积金”标准可以高于中小城市。那么,以收入差异为由要求调高免征额的,亦可不加考虑。

2、调整税率是个人所得税改革的大方向,影响深远,必须谨慎。

税率的高低和税率形式的运用,是国家经济政策和税收政策的体现,是发挥税收经济杠杆作用的关键。在课税对象和税基既定的条件下,税率的高低直接关系到国家财政收入和纳税人的负担。而在税率形式的运用中,降低低档税率,本身就是对低收入人群体的政府关怀;中等收入人群体执行较低税率可以藏富于民,培育中产阶级;而适当降低最高档税率,可以减少偷税行为,使高收入人群体客观上多纳税。即过高的税率不一定能给政府带来税收的增加,却往往导致各种避税行为的加剧,客观上增大了税务机关的征管难度。同时也必须看到,如果整体降低税率,虽然可以降低低收入阶层税负,但个税税收总额也要减少相当数量,如笔者在原税率基础上减少一个百分点,样本的税收总额下降了10%以上。同时,降低税率亦不能提高征收水平,更不能保证纳税诚信。所以,对税率的调整要慎之又慎。

3、调整纳税级距的手段比较温和,调节效果较好。

个税的纳税级距,是以个人收入减去基本生活费用后的余额,按照现时的收入水平、物价水平等指标划分,并适时调整级距标准。其作用就是通过划分不同收入层次,再配合对应税率征收个税,期望做到“富人多缴,穷人少缴”,达到调节社会财富分配的目的。也就是说,能否均衡贫富,纳税级距的划分是关键。

调整纳税级距,可以保证总体个税税收不大幅“缩水”。笔者按照下表级距计算,样本税收总额下降了不到6%。比单纯提高起征点或税率来得温和的多。

调整纳税级距,可以充分体现税收调整社会贫富差距与社会财富二次分配的功能,使得社会各阶层税后收入结构趋向合理。财政部一份报告显示,近年来普通工薪阶层所得项目个税收入占个税总收入的比重约为65%,成为个税征收主体。笔者按上表进行调整后,样本享受10%以下低税率人员占七成以上,承担的税负不超过税收总额的一半。说明调整级距可以改变工薪阶层承担大部分税负的局面,能更加有效地保障低收入阶层权益,缓解社会不满情绪,稳定社会心理,有利于和谐社会建设。

我国自1994年全面征收个税以来,15年来人均收入和物价指数上涨了几十倍,起征点也从800元上涨到2000元,从理论上来说相应的级距也应同比增大,如,对应5%的级距应从500元调整为1000-1250之间。同时,由于纳税级距长期不变,基本丧失了划分收入阶层的功能。比如,现在收入相差500元却被划为两个收入阶层,显然不合理。

为此,笔者建议通过调整个税纳税级距来缓解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对居民经济的压力。鉴于笔者采用样本所涉税率最高只达到25%,且包含的职业人群有限,具体调整数据可由国家财政部重新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