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灵的光芒点燃自己,照亮别人——记全国自强模范、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副主席杨佳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1日  点击次数:

       杨佳:九三学社社员。1963年出生,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副主席、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十大杰出妇女、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中国盲协副主席。
      生来就看不到光明是痛苦的,可是另一种痛苦更巨大:从光明中跌入黑暗。一个面对五彩斑斓世界的健康女孩,突然身陷永无尽头的黑夜,那种强烈的对比、巨大的反差,也许会摧毁意志薄弱的人,然而失去光明的杨佳,并没有将自己的人生停滞在黑暗之中,而是将人类最优秀的品质焕发出灿烂光芒。她使我们相信,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心灵的光芒照样可以点亮自己,照亮别人。
      2009年7月3日,人民大会堂。第四次全国自强模范暨扶残助残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大会正在隆重而热烈地举行。会前,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亲切会见了全体与会代表。
      “尊敬的各位领导和同志们,大家好! 我来自中国科学院,如果说我和大家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现在大家看得见我,而我却看不见大家……,可是我还在教博士生,还在讲新课,还在主持科研项目。27年了,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大学的讲台……”
      聆听她平静如水的语言,感受着残缺的生命中迸发出的超人奇迹,杨佳的主题报告使3000多位与会者受到强烈的震撼。
                                                            (一)
    1978年,15岁的长沙妹子杨佳考上郑州大学,她是班上最年轻的学生;19岁大学毕业留校任教;22岁考入中科院研究生院;24岁成为该院最年轻的讲师……一路走来,阳光灿烂。
      她不曾想过,命运之手会将这一切全部夺走─1992年,杨佳眼前的世界变得朦胧起来。先是讲课时读课文读错行,到后来,书上的字变得越来越模糊了。更可怕的是,视野也变得越来越窄,就像舞台的大幕徐徐向中间靠拢……医生的诊断是:视神经病变,失明将不可逆转!
      她无法接受这一严酷的现实,西医、中医、针灸甚至最痛苦的球后注射,她都尝试过了,但无济于事。终于,在一个早晨,杨佳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漆黑。那一年,她29岁。随之而来的是婚姻家庭的破裂。……他走了,还带走了心爱的女儿。
      “一次,坐车的时候,有人提醒我:“杨佳,那儿有个座”!我却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拼命想:她说的 “那儿”到底是哪儿呢?再想,一个生活中连“这儿”、“那儿”都分不清的人,那她生命位置又在哪里呢?”
       当一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还拥有什么。
       杨佳在父母的帮助下,学穿衣、学吃饭、学走路。用吸管喝饮料,一低头,吸管却戳到了眼睛;用盲杖探路,走着走着,竟把自己绊倒了……不能看书,她就听书,录音机用坏了一台又一台。不能写字,她就学盲文。30岁的她,盲校都不收了,只有通过电话向老师请教。从ABC摸起,用手指尖摸来代替眼睛看,实在是太难了。一个简单的单词cabbage,她用手足足摸了一个小时——每个字母-a-b-b-a-g-e摸得清清楚楚,就是不解其意,堂堂一个英语教授尽然不知道“大白菜”这个词,过去的她可是一目十行啊!
                                                       (二)
      让杨佳重拾快乐的,是工作,是重回校园继续她当一个好老师的理想。在此之前,杨佳已经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当了5年的老师,教授博士生英语写作和口语。
      可重返讲台谈何容易。第一关就是行路难,一个熟悉的声音对她说:“爸爸给你当拐杖!”就这样,17年了,六千多个日日夜夜、春夏秋冬,她紧紧地抓住父亲的手臂,坐公交、挤地铁,辗转到学校,风雨无阻。偶尔,下课的时候阳光好,这对父女会挽着手先走上一两站地再坐地铁,也许父亲会更紧地握住女儿冰凉的手,而杨佳也会轻快地抓抓爸爸的胳膊,无言地表示她的喜悦和感激。
      早上8点,杨佳在教室迎来她的学生,他们哪里知道,为了不迟到,她和父亲不到6点就出门赶路了。她依然写着漂亮的板书,学生们不会知道,她贴在黑板上的左手是在悄悄丈量着尺寸;用多媒体教学,学生们也不会知道,多媒体操作台的触摸屏,被她悄悄贴上了一小块一小块的胶布作为记号;几周课下来,学生们竟然没有察觉,他们的老师是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人。作家刘恒在报告文学“小杨教书”中这样写道,听杨佳老师的课,是一种美的享受……
      为了克服上厕所的不便,杨佳常常只喝很少很少的水。女儿在教室里一动不动全神贯注地讲课,父亲也坐在不远处的教员休息室里等她,常常也是几个小时一动也不动。
      这期间,杨佳写出了《研究生英语写作》、《研究生英语阅读》两本书。前者被多所大学的外籍教师选定为博士生英语写作教材。后者被她最敬佩的导师、有“中国应用语言学界第一人”之称的李佩教授赞为“一部非常好的令人起敬的著作。”
      一次,杨佳教过的一对学生夫妇,在校园看见已经完全失明的她,只说了一句“老师,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就站在学校门口哭了起来。最后,还是杨佳劝住了他们,用笑容和他们告别。
      从那以后,杨佳发现自己比以前爱笑了。
                                                       (三)
      她还想读书。
      2000年,杨佳考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攻读世界排名第一的公共管理硕士学位,成为该院有史以来唯一一位来自国外的盲人学生。师从于院长、全球化权威、《软实力》一书的作者约瑟夫•奈。更令人惊奇的是,仅用一年时间,她就以全院最高分获得哈佛MPA学位。
      哈佛老师上课,从不照本宣科。学生全凭笔记,她用学校提供的一台特殊键盘,每上一门课按下一个开关键,等同学帮她确认工作键的灯亮了后,她就开始熟练地记起笔记。一堂课下来,同学们说,她的笔记就是一篇完整的讲义。
      每次课的老师总留下阅读书目至少500页,同学们都叫苦不迭,感觉时间不够用,对杨佳来说,就更不够了。她必须先通过扫描仪把一页一页资料扫进电脑,之后通过特殊的软件读出来。这样一折腾,时间全没了,只有靠拼速度。她由原来每分钟听200多个英语单词,提速到每分钟听400个,几乎就是录音机快进时变调的语速了。就这样,杨佳每天学习到凌晨2-3点,不但圆满完成了学习任务,而且超出学校规定,比其他同学还多学了3门课程。
      杨佳的论文《论邓小平的领导艺术》被定为肯尼迪学院的范文。教授“领导艺术课”的是哈佛的顶尖教授、曾在白宫效力于四位总统、克林顿总统的高级顾问大卫•哥根,他给杨佳破例打了哈佛的最高分A+,并为她赠书题字:“Jia,you taught us more.”(佳,你教给了我们更多东西!)
      “毕业典礼上,当我从院长约瑟夫•奈博士手中接过证书时,他对我说:“congr atulations jia, you're Chinese soft power.” (祝贺你!佳,你是中国的软实力!)顿时,全场几千名师生自发起立,为我,为哈佛大学建校300年以来第一位获MPA学位的外国盲人学生鼓掌欢呼,那一刻,我非常激动,我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中国人是好样的!中国的残疾人是好样的!”
                                                              (四)
       哈佛学成归来,迎接杨佳的是一个更加开放的光明世界。
       2002年,杨佳在研究生院、也是在中国,首创了《经济全球化》、《沟通艺术》课程;而且为北京奥运会、残奥会赛会志愿者制定了NP3S专业标准;担任《科技助残全球化与标准化》科研项目负责人。去年,杨佳又荣幸地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
      对残疾带来的不便感同身受的杨佳,开始积极参与残疾人事业:她担任中国盲协副主席、北京市盲协副主席;她是前世界盲联理事和文化委员,一直任世盲联妇女委员,并成为亚洲唯一一位女性委员;上世纪90年代末,她积极参与推动制定保护残疾人权益的国际公约——《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2006年12月13日联合国通过此公约;她参与起草新世纪残疾人权利《北京宣言》,积极推动中国残疾人维护权益与国际的接轨。
      杨佳对残疾人的社会作用有着独到的见解。她认为,在许多方面,正是有了残疾人,才使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比如今天广泛用于公交车、地铁的语音报站系统、盲道等,最初只是为了方便盲人,而今却惠及全社会。 2001年7月13日,杨佳从哈佛学成回国的第二天,恰逢北京申奥成功。她激动不已:“申奥成功是新世纪里中国跨文化沟通的一大经典案例,加之志愿者工作又是公共管理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我想用所学知识为奥运会做点贡献。”
      残奥会的志愿者培训项目在我国是史无前例的,没有经验、标准可循。作为奥组委志愿者工作专家顾问的杨佳, 在志愿者培训中,杨佳负责教授“残奥英语”和“跨文化沟通”通过教授近10期师资班、骨干培训班、志愿者场馆培训、奥运村工作人员培训,与其他老师一起“摸着石头过河”。
杨佳独创的“NP3S”标准已经成为合格的奥运会残奥会志愿者的专业标准:    “‘N’代表‘Natural’,意思是表达自然、掌握好度;‘P’代表‘Professional’,象征专业的态度和服务;3个‘S’分别指‘Special English’、‘Skill’和‘Spirit’,即志愿者要有特殊的专业英语知识,熟练的技术以及奥运精神。”
       2008年冬天,中国政府派杨佳赴纽约,参加竞选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委员会委员。“我肩上的担子很重,41个选举国参加,要从23名候选人中选出12名委员,委员中有两年任期的,也有四年的。能否当选?我是中国政府提名的候选人,我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我们中国。”
杨佳面带微笑用英语、西班牙语、法语与各缔约国代表热情问候交谈。角逐无声而又激烈,几轮选举中,她在第一轮就高票胜出,紧接着中国又当选为任期四年的国家。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致信杨佳,祝贺她当选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委员。韩启德在信中赞扬了杨佳自强不息、顽强拼搏的精神,高度评价了她对促进和保护残疾人权益事业所作出的贡献。信中说,担任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委员既是荣誉也是责任,相信杨佳一定能够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为促进世界和中国残疾人事业的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今年2月,杨佳去日内瓦出席委员会首次会议。她发现委员会领导层竞选人选中,世界五大洲唯独没有亚洲,没有中国人!——这将对我国明年的履约非常不利。杨佳据理力争,用精湛的演讲和勇气赢得了满堂喝彩,最终当选为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副主席!
        许多国家的代表对杨佳说,你们中国运气真好,她回答说,不是运气好,是国家好!国家好了,残疾人才会好,残疾人好了,国家才会更好!中国政府的重视和关怀,使中国残疾人事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成为时代的领跑者。
        苦难是金。奋斗的成功让杨佳有了更多镇静和恬淡。
      “感谢命运让我知难而进、自强不息。失明将我的人生一分为二。29岁之前,我是在超越别人,29岁之后,超越自我。”
        面对着台上台下无数关注的目光,杨佳用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展示她的心声:“一个人可以看不见,但不能没有见地;可以没有视野,但不能没有眼界;可以看不见道路,但不能停住前进的脚步!100次摔倒,可以101次站起来!只要我们坚持奋斗,就一定能战胜昨天,超越今天,迎接阳光灿烂的明天。”

                              (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戴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