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恢复我的农村户口

作者:刘华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7日  点击次数:

 

我想恢复已经变更了35年的农村户口,这不是矫情,也不是梦呓,这是我真真切切的想法,同时也对中国改革深化、发展高效的信心和期盼。户口承载了太多社会元素,绑定了一个人众多的权利和义务。长期以来,户口一直是各级政府和公民个人都异常关切的重点问题、焦点问题、难点问题。建国以后,我国长期实行城乡二元结构户口管理制度,农村户口、城市户口不仅在居住地域上存在很大差异,而且在劳动报酬、社会保障等方面也有天壤之别,把农村户口转变为城市户口,是很多农村人毕生的愿望和崇高的奋斗目标。
1978年之前,中国人户口性质是由出生决定的,一个出生在农村、母亲是农村户口的人,再怎么努力也吃不上商品粮,不可能进工厂当工人、进商场当营业员,只能在泥土里刨食吃——挣工分。农转非是极少数人享有的特权待遇,与普遍百姓没有任何关系。户口问题一直是萦绕在中国人心头挥之不去的魔影。改革开放初期,户口性质同样是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户口性质决定一个人的生活、工作范围,且不说农村户口与城市户口的巨大反差,即使你有城市户口,离开你所在的城市以后,也被称之为盲流,被有关部门发现以后,一样会作为社会不安定因素遣送回户口所在地,哪怕你已经在新地方生活了很多年,有稳定的工作,收入也很不错,甚至已经结婚成家,最终也逃脱不了被遣送和经常被骚扰的命运。
恢复高考制度以后,国家为农村户口的学子改变农村户口性质打开了一扇大门。1978年我正好上初一,尽管离高考还有6年时间,但遥远的梦想,已经成为激励我们农村孩子努力的方向和强大的动力。1984年我参加高考,虽然没有考取心仪的大学,但也实现了改变户口性质的梦想,高考使我拥有了城市户口,就在那一年的下半年,我们村开始分田到户,我因为已经拥有城市户口,没有分到口粮田,没有分到责任田,我与农村联结的脐带被一场考试割断了。
毕业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农村工作,是地地道道的城市户口农村人。尽管工作环境不理想,但想到自己拥有城市户口,还是很有优越感的,也的确享受了很多城市户口的优惠待遇:不用交上交款,不用交农业税,不用愁建房,不用耕田种地,不用焦虑年景收成,不用在农忙期间起早贪黑、吃辛受苦,每个月都能按时开支领薪,然后去粮管所购买米面等细粮食用。随着国家改革不断深化,开放步伐进一步加大,城市化战略的快速推进,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的渠道越来越多,而且门槛也越来越低,很多地方在2010年前后,索性直接取消农村户口的城市户口说法,户口簿上统一填写居民户口,再也看不出谁是农村户口,谁是城市户口了。即使在没有取消城乡户口区别的地区,改变户口性质的渠道也特别多:创业置业、读书就业都可以改变户口性质。现在的城市户口不值钱了,不是因为附着在城市户口上的权利减少了,而是农村户口的权利增多了,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享受权利的差距变得越来越小了,农村户口同样享受社保待遇,同样可以自由创业、择业。随着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进一步推进实施,农村户口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将越来越完善,农村居民和城市居民的差距越来越小,农村建设越来越好,农民生活越来越有保障,城市户口的吸引力自然会逐渐减弱。
可能受叶落归根观念的影响,人到中年以后,特别想回到生我养我的农村,在咨询了有关方面以后,恢复农村户口的希望,一如我当年想得到城市户口一样,既十分渺茫,又具有强大的诱惑力。改革开放让我成功经历了由农村户口向城市户口转变的飞跃,同样我也希望通过深化改革、高质量发展,在不久的将来,能够看到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自由转换,果真如此,我又可以回归农村,享受闲适的田园生活。祈祷中国改革开放的路越走越宽,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质量越来越好,中国公民可以在中国土地上自由流动,自由选择居住生活的地方。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