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自信:三个自信的最好诠释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7日  点击次数:

 

五年前党的十八大提出了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这次党的十九大习总书记又指出“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这是对三个自信的最好诠释,也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内涵所在。
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发展向世界充分展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勃勃生机,中国模式也好,中国道路也好,它的成功,开拓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的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是我们文化自信的很好展示,也是中国模式世界意义的展示。
过去的五年,中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遏制腐败、通过深化改革和制度创新,将中国经济由粗放式发展引领至世界发展前沿;过去在东海、南海等问题上,或多或少比较被动,现在确立了全面的战略部署和清晰的战略底线,决不允许他人逾越。这五年的成绩确实超过了多数人的预期,所以中国人民自信心高涨,善加引导,则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
西方主流媒体一直存在意识形态偏见,从来都不实事求是,对中国除了抹黑唱衰,就是各种陈词滥调,对中国的预测从来没准过,也从来没对过。中国用成绩和事实打了他们的脸。中国的发展速度和广度在人类发展史上还没有先例,继续走自己的路,建构自己的话语权,不必理会他们。过去我们不在乎他们,现在更不必在乎。中国共产党取得革命胜利靠着两大法宝:优秀的组织能力和强大的宣传机器。只要扎根于人民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紧跟时代步伐,确立文化自信、制度自信是水到渠成的事。
随着人民教育水平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外界接触也越来越多,中国对世界尤其是对西方的了解远甚于西方对中国的了解,大多数的国人“一出国就爱国”或者“一出国更爱国”,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中国社会正在走向成熟,大家见多识广,不怕比较。中国制度的最大长处就是更适应多元化,更适应科技革命和大数据时代。高铁、网购、微信、支付宝、共享单车已经改变了国人的生活,也迟早改变世界。这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的文化基因比西方更加包容,中国的制度安排也比西方的安排更具活力和弹性。十九大报告中对中国发展远景的规划和描述都体现了这些特点。
     文化,过去三十多年的中西文化碰撞,没有使多数中国人丧失文化自信。中国人今天的孔子热、老子热、诵经热、书画热、茶道热、旧宅热、文物热、中医热、养生热等都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中国人本文化衍生出来的餐饮文化、养生文化、休闲文化也是其他文化所难以比拟的。中国任何地方的街头餐馆都能做出三四十种菜,而在美国绝大多数的餐馆只有汉堡包加炸薯条,能有三四个菜就不错了。欧洲餐馆的菜肴要丰富一些,但也很少超过七八个品种。
       我们有些人总是担心中国人缺少宗教情怀。其实只要稍微熟悉一点世界历史的人就知道,人类历史上宗教冲突导致了无数的战争,光是基督教各个教派之间以及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冲突就有上千年的历史,造成了无数生命惨遭杀戮的人间悲剧,再看看现在的叙利亚和阿富汗。所以,我们的老百姓不一定非要信教。
       经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学,严格讲不是“市场经济学”,而是“人本经济学”。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一个政府如果不能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不能处理好大灾大难,就会失去民心的支持,失去“天命”,最终被人民推翻。
       中国今天的政党是历史上统一的儒家执政集团传统的延续,而不是代表不同利益群体进行互相竞争的西方政党。西方不少人只认同多党竞争产生的政权合法性,这是十分浅薄的政治观念。我们是否可以用中国“选贤任能”的理念来质疑西方政权合法性的来源?小布什执政八年给美国带来了经济衰退,给伊拉克带来了灭顶之灾,给世界带来了金融海啸,就是一个例子。
       中国历史合法性的最大特点就是“选贤任能”的政治传统和“民心向背”的治国。 中国政治文化中的“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等理念,独到而深远。从表面看,中国是中央集权,但中国每一项改革实际上都有很强的地方特色,互相竞争又互相补充,所以中国体制要比印度的体制更有活力。
       我们学习了西方已经建立了强大的现代政府体系和现代企业制度,但同时又拥有自己独特的政治文化资源,两者的结合使我们更容易克服今天困扰西方民主制度的民粹主义、短视主义、教条主义等问题。
       在政治层面,西方许多人也想当然地认为随着中国中产阶层的壮大,中国也会接受西方对抗性政治模式。但他们今天也发现,今天的中国中产阶层似乎比其他任何阶层都更珍惜中国的政治稳定。他们了解西方所谓的“民主化”已经给许多国家带来混乱动荡,了解自己辛辛苦苦的财富积累得益于中国三十多年的政治稳定。
       坦率地说,中国今天所展现出来的一切,绝对不是“先进”和“落后”、“民主”和“专制”、“高人权”和“低人权”,这些过分简约甚至简陋的概念可以概括的。

       当然中国模式并非十全十美,但它一直在与时俱进,不断完善之中。关键要看一个国家是否具有能够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治力量,要看政府的改革能力和整合能力的强弱,要看市场作用与政府作用有机结合的状况。所以比较来看,中国模式,或者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都明显具备这些因素,所以我们更有理由、有信心为我们的文化和制度点赞,为中国的美好明天加油!社会事业综合支社  冯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