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淹没在记忆里的老祠堂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6日  点击次数:

 

祠堂,又称宗祠、祠室、家庙,它记录着家族的传统与辉煌,是家族的圣殿,也是中国悠久历史的标志与象征。阅览祠堂,如同阅览一卷绵长的历史画轴,既蕴含着淳朴的传统内容,也埋藏有深厚的人文根基……如今,随着岁月的沧桑变化,许多曾经辉煌美丽的祠堂变成了一座座不起眼的老房子,字迹模糊,满布青苔,雕花剥落,被快节奏的人们逐渐遗忘在了记忆深处。
为了留住淹没在记忆里的老祠堂,全国首套祠堂文化纪念封日前由九三学社常州书画文化研究院和常州邮政局发行面世。针对常州独特的祠堂文化现象,这套纪念封选取了有代表性的15个姓氏的18家祠堂,形象生动地展现了隐匿在常州城乡大街小巷深入的老祠堂。纪念封正面都有一座祠堂的正面影像,下方有这个祠堂的家风家规警言,如:“富贵贫贱,节俭为本”“言出必行,诚信事成”“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处处行善事,时时存善心”“量入为出,行政要法”“诚以律己,信以待人”“论人品必推大雅,问家声惟闻书香”“诤友如宝,受益终生”等。背面是该祠堂的简介,形象生动地带领人们领略祠堂古朴而悠远的情怀,细细品读流落在龙城大地上华夏文化印迹。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常州市谱牒文化研究会会长、常州市祠堂文化研究会会长、九三学社常州书画文化研究院副院长朱炳国是这套首日封的主要创制者。谈及祠堂文化,他颇有心得。
据20世纪80年代武进乡志记载和相关调查显示,常武地区原有1000多座以上的大小祠堂,以建于明清时期的为多。但经日军侵略攻占、“文革”等破坏,很多宗祠已不复存在。近几年常州重修了近140座祠堂。特别是2007年9月28日市祠堂文化研究会成立后,民间也兴起了修家谱、建祠堂的热潮,各族宗亲纷纷自筹资金,坚持“修旧如旧”的原则,自发修复祠堂。一大批祠堂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以江南祠堂特有的娟秀婉约的水乡风格温润着江南人的心灵。目前,常州祠堂中有全国文保单位和省级文保单位各1个,市级文保单位27个。
怀着对老祠堂的热爱,朱炳国走访了常州大大小小100多座祠堂,认真勘察原址,搜集整理史料,从宗族亲朋们口中、笔下慢慢编织出关于常州祠堂的前世今生。他为旧时代祠堂建设的高超工艺和精巧形制所震撼,也为新时期祠堂修复中子孙后代的呕心沥血和乡土情怀所动容,由此萌生了创制祠堂文化纪念封的念头,尝试着用镜头和笔对常州祠堂群进行梳理和记录。
常州的祠堂大多保留了它原来的风貌。一般都有原来的抱鼓石和门墩石,有的还有石狮;都有许多精美的砖雕、木雕和石刻,图案则有花卉虫鸟、八仙过海等;门窗月梁有精美的图案,且刀法细腻,刻工圆润,是典型的江南风格,有很高的艺术水平。
这套祠堂文化纪念封收录了顺庄诸氏宗祠、晋陵奚氏宗祠等具有江南小桥流水婉约风格的常州祠堂代表作,同时还选取了一些有民俗特色、历史教育和纪念意义的祠堂,如横林周氏宗祠保存的人工压水救火水龙等器物,让人耳目一新;横山桥方氏宗祠始建于乾隆年间,主祀明初“忠烈明臣”、“千载一人”方孝孺;蓉湖李氏宗祠内设有始祖、抗金名将李纲雕像等。这些祠堂是常州古往今来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一个缩影。
今天,在常州这片悠久的吴文化诞生地上,星罗密布祠堂已成为人们追思先祖创业之艰辛,生发思古之幽情的历史文化资源。已故常州著名民俗专家吴之光先生强调,祠堂有五大功能:一是尊祖敬宗,纪念祖先的场所。重在发扬祖先的爱国主义、艰苦创业的精神;二是寻根问祖,接待来访,联络宗亲的场所。贵在加强民族团结,发扬民族凝聚力;三是道德教育的基地。通过具有祠堂文化内涵的匾额、楹联、碑记以及族规家训学习,形成爱国、孝悌、敬业、诚信、友善、勤劳、俭朴等道德风尚;四是陈列书画,阅读书报,增进知识,联络感情,增进情谊的文化娱乐场所;五是民俗文化、民间收藏的陈列馆。收藏陈列旧宗谱、旧碑记、旧石器、旧家具、旧农具,具有历史教育的重要意义。许多有识之士呼吁,要将常州祠堂群这一历史文化瑰宝保护好、开发好、利用好,让常州祠堂成为道德讲堂,在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发挥更大更积极的作用。
陈晨